体育学原理

体育竞技| 浏览量:166| 2023年08月08日

全民族体系是指以国家利益为最高目标,动员和调配国家有关力量,包括精神意志和物质资源,征服某一世界前沿领域或国家特殊重大工程的工作体系和运行机制。在体育方面,就是以世界大赛(特别是奥运会)的冠军为最高目标,统一动员和调配国家有关力量,包括精神意志和物质资源。工作制度和运行机制赢得竞技体育的好成绩。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是借鉴前苏联的。在前苏联,政府选拔和培养有才能的运动员,这种方式最大的优点是可以集中精力,让优秀的教练员有统一的理念和训练计划。在这种体制下,运动员纪律严明,训练刻苦,有强烈的求胜欲望,这是在奥运会比赛中获胜的关键。国民体育体制与市场体制相对应,即运动员选拔、训练等费用的资金都是通过市场行为筹集的。然而,只有少数专业性和商业化程度较高的体育项目可以通过市场来解决。对于大多数其他体育项目来说,由于商业比赛根本没有人观看,因此依靠市场体系来解决资金问题是不可能的,最终还是要依靠政府的支持。据说美国也有奥运训练中心,美国奥委会的费用是政府根据税法从私人组织或个人那里捐赠的。美国税法为美国公司和个人向奥林匹克事业捐款提供税收抵免,有效地将税款转移到奥林匹克训练中心和其他体育组织。所以不要以为美国政府对美国的体育没有投资,不像中国政府,它只是在不同的渠道上投资。金牌是要花钱的,而且是很多钱。在没有群众基础的体育比赛中取得成绩,没有钱是绝对不可能的,上帝不在乎你是什么制度。因此,整个国家的体制不只是中国有,世界上所有足够重视国际体育竞赛的国家都是这样做的,虽然各国的做法不同,说法也不一样,但政府投入的本质是没有区别的。经过26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国家体育机制与50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它仍然是一个由业余体校、专业体校、地方运动队、省级运动队和国家队组成的体系。当然,几乎所有的奥运会冠军,包括其他主要的冠军,都来自于此。几乎完全依赖国家投入,而且透明度远远不够,这使得这种模式和更广泛的市场经济框架似乎是不可调和和矛盾的,但就像许多其他看起来不相容的事情一样,国家体制有其自身的历史和原因。当现代体育运动从西方传入中国时,那些立志报国的人对人民体质的薄弱深感痛心。他们希望通过体育运动增强中国人的体质,从而提高中国军人的素质。因此,即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现代体育,特别是竞技体育,一直与军事训练有关,隶属于军事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建立了大量的各级基层体校和运动队,但它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属于军事体制,而且是在军事体制下进行的服从命令的要求和封闭的生活是那个时代的痕迹。各级体育单位和输送选拔各级运动员的渠道,基本构成了中国的全民体育体系。这一切在当时都是很自然的,因为在计划经济时代,“全民制度”几乎在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实行;另一方面,竞技游戏比运动更有意义和责任。在东西方冷战时期,体育比赛,特别是奥运会,是东西方两大阵营“热战”的舞台。面对面的比赛和金牌名单早已超越了运动本身,每一次胜利都被誉为国力或体制胜利的象征。这场对抗在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时达到高潮。在这种情况下,逐渐恢复大国地位的中国也不能独善其身。今天的年轻人很难想象中国运动员在国际体育比赛中的胜利在当时意味着什么。近一个世纪的屈辱记忆,以及建国后逐渐恢复的自尊,使体育竞赛成为少数几个提高封闭人民自信心的途径之一。如果我们只依靠体育力量的自然成长,那么在取得成就之前的漫长等待是无法忍受的。在苏联被称为“金牌流水线”的国体制给了中国很大的启发,事实证明,国体制在短时间内取得竞技体育的好成绩确实具有显著的优势。中国在1984年第一届奥运会上获得了16枚金牌。人口数量与中国相当的印度目前只获得了十几枚金牌。难怪雅典奥运会俄罗斯代表团副团长在反思该国体育衰落的原因时指出:另一条路不应该走前苏联模式,而应该走体育。必须承认,不仅国家体制是历史传承下来的,即使在今天,奥运金牌对中国人的神经也有刺激作用。今天,人们不会像20年前女排获得五连冠时那样庆祝,但熬夜观看奥运会女排比赛的人数仍然相当多。田径赛和网球比赛的金牌是几天来人们谈论的话题。新浪网上关于这个话题的评论达到创纪录的70万条,显示出人们对奥运会的兴趣。专家指出,虽然不像20年前,但中国人对奥运会的热情仍然比西方国家高,这是国情。中国老百姓还不富裕,体育锻炼的消费能力有限,国内体育市场还不成熟,这也是我们的国情。当人们对奥运表现的期望高于市场所能提供的水平时,全国范围内的系统就成为这个阶段的最佳选择。一个极端的例子是中国少数不走国家体育体制的项目,如足球,不仅长期效果不理想,而且其内部暴露出的许多问题也成为市场化失败的典型。中国体育全民体制存在历史和环境因素,但也无法避免与国内市场经济环境的不协调。像俄罗斯那样简单地放弃和不使用是不可取的,但如果不努力改进,它将无法长期持续下去。与中国“全民”的运动员训练体制相比,发达国家普遍将这项任务留给社会。美国奥委会每年花费大约4亿美元,主要来自私人和企业捐助者。奥委会主要支持国家队和少数顶尖运动员,基层体育组织基本被忽视,英国、德国、日本等也是如此。这些国家并没有放弃对基层体育组织的投资,而是采取了以市场为导向的奖励制度。例如,美国每年为大学里的体育人才和教练提供数十亿美元的奖学金,还有国家奖励基金来帮助推广一些项目。美国代表团在雅典奥运会上体操成绩的迅速提高,与美国政府对体操运动的大力推广不无关系。而对于一些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体育项目,如足球、篮球等,在其合法运作范围内,政府完全不进行干预。比较发达国家的体育制度。中国国营体制最大的缺陷是缺乏透明度和效率,没有透明度和效率,就无法判断透明度和效率。这两点也是批判国家制度的关键点。由于发达国家的体育采取市场化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其运作的透明度,这也为参加竞技体育是否值得提供了依据。身价数百万美元的美国游泳神童菲尔普斯和广告片身价3000万~ 5000万日元的日本游泳健将北岛康介的成长完全由家庭和学校负责,培养他们的费用也有理有据,简单的问题不能简单地因为体育总局运作的不透明而得到回答。每年的体育经费到底有多少,奥运会的备战经费到底有多少,在缺乏公开数据的情况下,依靠“7亿元一枚金牌”的预测是很自然的,即使经过分析发现这个结论存在缺陷。然而,一枚金牌几千万元的结论无法得到相关部门的证实,这样的成本是否合理,目前还无法判断。巨额投资是投给奥运会,还是投给教育、科研,这是一个大炮还是黄油的学术问题,关键是哪一方效率更高。回想起今年上半年国家体育总局也陷入“审计风波”的事实,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一巨额投入使用国家体制的效率。对于一个效率低下的项目,成本越高,损失越大。雅典奥运会是一个世纪以来兴奋剂丑闻最严重的奥运会,但中国队出色、纯净的表现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在阳光下取得了梦想的成果。当然,在追求阳光下金牌的同时,也要追求阳光下中国体育的效率。在后奥运时代,中国“全民体育体制”的完善与创新研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我们依靠“全民体育体系”的作用和奥运健儿的拼搏精神,利用东道主的优势,以51枚金牌夺得第一。打破了美国和前苏联长期以来对金牌榜榜首的垄断,在帆船、赛艇、射箭、蹦床等项目上夺得首金,并在沙滩女排、曲棍球、击剑、游泳(含花样游泳)等项目上取得突破。荣耀过后,本课题针对“举国体制”的历史贡献和积弊,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分析,论证了后奥运时期中国竞技体育的发展趋势,提出了后奥运时期完善“举国体制”的思路和原则,完善和创新“举国体制”战略。旨在为决策机关和有关部门提供决策参考。中国竞技体育的“全民体制”是计划经济时期的产物。其最大的特点是政府通过行政手段管理体育事务,通过规划手段配置体育资源,在管理、培训、竞赛等方面形成全国一体化。形成以各级体委为核心的管理体系、以职业运动队为核心的训练体系、以全运会为核心的国内竞技体系三大支柱的刚性结构。随着这一制度的实施,中国竞技体育在国力不强的情况下,能够迅速崛起,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竞技体育的腾飞,确立了在亚洲,甚至世界的领先地位,成为举世公认的体育强国。